欢迎光临华语演讲口才协会联盟网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HOME > 互动 > 精品展播 > 正文
牛贵军:冬至·雪中送炭
时间:2018-12-22 13:53:52 来源:本网
冬至·雪中送炭
牛贵军
(2018年12月22日)

冬至,24节气中的第22个节气,在公历12月21至23日入节,时太阳到达黄经270°,直射南回归线。冬至,冬藏之气至此而极,北半球昼最短、夜最长,阴寒达到极致,而阳气始至,上升逼天气更寒彻。冬至开始,我国绝大部分地区进入“数九”严寒天气。古人认为,冬至起便开始“数九”,以九天作一单元,连数九个九天,到九九共八十一天,冬天就过去了。而在“三九”前后,地面积蓄的热量最少,天气也最冷,故民间有“冷在三九”的说法。

我国古代将冬至分为三候:“一候蚯蚓结;二候糜角解;三候水泉动”。蚯蚓是阴曲阳伸的生物,此时阳气虽已生长,但阴气仍然十分强盛,土中的蚯蚓仍然蜷缩着身体;糜与鹿同科,却阴阳不同,古人认为糜的角朝后生,所以为阴,糜感阳气而在冬至解角;水乃天一之阳气所生,此时阳气初生,所以水泉已经暗暗流动。

冬至,是24节气中最早制订出的一个节气。早在2500多年前的春秋时代,我国已经用土圭观测太阳测定出冬至的时刻。我国古代对冬至很重视,认为冬至是阴阳二气的自然转化,过了冬至,白昼渐长,阳气回升,是一个节气循环的开始。周历以冬至为岁首即元旦。直到汉武帝采用夏历后,才把正月和冬至分开,以冬至为“冬节”,官府要举行“贺冬”仪式,民间有“拜冬”礼俗。魏晋六朝时,冬至称为“亚岁”,重要性仅次于除夕。宋代以后,冬至逐渐成为祭祀祖先和神灵的重要节日。到了清代,《清嘉录》甚至有“冬至大如年”之说。 

冬至,藏之终,生之始,自古被视为吉日。然“冬来无尽长夜,雪落三尺深寒”,伴随冬至而至的是数九严寒。于诗人而言,冬至,是白居易“邯郸驿里逢冬至,抱膝灯前影伴身”的寒彻孤寂,是杜甫“年年至日长为客,忽忽穷愁泥杀人”的潦倒乡愁,更是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愤慨悲悯。然“不是雪中须送炭,聊装风景要诗来”,在南宋诗人范成大看来,如果不把炭送在困难时刻,那种营造出的意境和诗意将是勉强和造作的。锦上添花,不如雪中送炭。这当是冬至节气给予我们最好的思想启迪和为人品格。

大雪过后是冬至,冬至降雪胜大雪。谚语道:瑞雪兆丰年!然唐代诗人罗隐却感叹,“尽道丰年瑞,丰年事若何。长安有贫者,为瑞不宜多”!本诗题目是“雪”,却非咏雪,而是发了一通雪是否瑞兆的议论。在繁华的帝都长安,这些安居深院华屋、身袭蒙茸皮裘的达官显宦、富商大贾,在酒酣饭饱、围炉取暖、观赏一天风雪的时候,正异口同声地大发瑞雪兆丰年的议论,他们真的是悲天悯人、关心民生疾苦的仁者吗?“丰年事若何?”即使真的丰年,情况又怎样呢?唐末苛重的赋税和高额地租剥削,使农民无论丰歉都处于同样悲惨的境地。故“长安有贫者,为瑞不宜多。”  

雪究竟是瑞兆,还是灾难,离开一定的前提条件,是很难辩论清楚的。这里,诗人感到憎恶和愤慨的是,那些饱暖无忧的达官贵人们,本与贫者没有任何共同感受、共同语言,却偏偏要装出一副对丰年最关心、对贫者最关切的面孔。这让我们想起了古代的“消寒活动”。冬至入九以后,一些文人、士大夫之流,会择一“九”日,相约九人饮酒,席上用九碟九碗,成桌者用“花九件”席,以取九九消寒之意。其名为“消寒”,实为消遣。这样的消寒,只会让身处冰雪严寒中的“贫者”,身寒心更寒! 

据说,有年冬天很冷,宋太宗穿着狐皮外套,坐在温暖的屋子里还觉得冷。他思虑道:“天气这么冷,那些缺衣少柴的百姓肯定也很冷。”于是,他把开封府尹召进宫,对他说道:“现在这么冷,我们这些吃穿不愁的人都觉得冷,那些缺衣少食、没有木炭的百姓肯定更冷。你现在就带人拿着衣食和木炭去城里走走,帮帮那些无衣无柴的百姓。”开封府尹听后,立刻带人拿着衣食和木炭,去慰问那些贫困的百姓。受到救助的人们都很感激。于是,历史上便留下了“雪中送炭”的佳话。

看来,宋太宗是比罗隐笔下那些“尽道丰年瑞”的达官显宦进步多了。但作为一国之君,在到了数九严寒,当自己感到冷了才想起无衣无柴之百姓的“冷”,虽也进行了补救,但其留下“雪中送炭”的佳话,也是欠佳的。

孟子曰:“禹思天下有溺者,由己溺之也;稷思天下有饥者,由己饥之也,是以如是其急也。”这种设身处地、感同身受,民之所忧、我之所思,民之所思、我之所行,未雨绸缪、防范未然,引领方向、授民以渔,以百姓安康、天下太平为己任,即“人饥己饥,人溺己溺”思想和行为,才是当权者对百姓最佳的雪中送炭。而“脱贫攻坚,精准扶贫,同步小康”之壮举,则是前无古人的民生民心工程,最伟大的雪中送炭!

“雪中送炭”是中华传统美德,更是我们的民族气节。“秋风起秋风凉,民族战士上战场……雁门关内雪万丈……平型关外云飞扬……我们在后方,多做几件棉衣裳,帮助他们打胜仗!……杀东洋!”这是冼星海于1938年所作的歌曲《做棉衣》,更是全民抗战,后方民众支援前方将士棉衣“雪中送炭”的真实写照。抗美援朝时期,常香玉不惜倾家荡产,组织带领“香玉剧社”义演为志愿军捐献战斗机的故事,更让我们感受到“雪中送炭”的民族大义。一穷二白的新中国,哪怕自己勒紧裤腰带,也不惜向亚非拉的“穷朋友”们“雪中送炭”。而正是这些“穷朋友”把新中国“抬进”了联合国。

“雪中送炭”是急人所需的善举,更是大爱无疆的品格。锦上添花,不如雪中送炭。危难时刻见真情,患难之交才是真朋友。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都是与人为善的方式,但是其效果却大不相同。锦上添花,仅是添彩而已,对方可能也就报之以一笑。而雪中送炭是给予他人危难之时的帮助,最能让人感动而铭记在心。锦上添花易,却意义不大;雪中送炭难,却难能可贵。锦上添花者往往有所图,而往往雪中送炭之人却不求回报。雪中送炭之品行直透出的,是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”、“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、“视人如己”、“急人之所急”的大爱无疆,大气人生!

归根到底,雪中送炭是因为心中有爱。

冬至时节,最需雪中送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