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华语演讲口才协会联盟网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HOME > 互动 > 说笑艺术 > 正文
搞笑小品《入静》剧本
时间:2016-02-19 11:27:38 来源:教客网

丈夫——不惑之年。

妻子——快到不惑之年。

        【室内:设有电话、椅子,屏风等】

        【幕启:灯光由暗渐亮。】

        【清晨,电话铃声响。妻子睡眼惺忪从台一侧上,悄悄地走到台另一侧听了听。转身欲接电话。丈从另一侧内室急上。】

丈夫:(喝斥地)别动!

妻子:(吓了一跳)干什么你!吓我一跳。

丈夫:(神秘地)嘘!接功,接功!

妻子:接功?

丈夫:气功大师从四川发来的功,治疗我的失眠症。

妻子: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气功了?

丈夫:嘘……(做深呼吸状,然后郑重地坐在椅子上)

(妻子递电话)。

l

丈夫:喂,气功大师发功了……什么?要急诊室……这儿是火葬场。(摔下电话)晦气!

妻子:轻点儿。(笑)咯咯……

丈夫:(烦躁地)笑什么笑。大清早的找晦气!

妻子:好了,快别发神经了……折腾了一夜,进屋再睡会儿去吧!

丈夫:你这是成心来气我!要能睡着觉?我能这样心慌、烦躁、彻夜不眠……嗯,昨晚你怎么跑到孩子屋去睡了?

妻子:你还说呢?你这样整宿拉夜的折腾……刚睡着,你不是咬牙骂人,就是捶床撕被,床单都让你撕破好几床了……昨儿夜里更邪虎了,一脚把我踹到地上……哼!我还没找你算账呢……

丈夫:昨儿夜里踹的是你。

妻子:不是我是谁?床上没准儿睡一位小姐,就舍不得踹了。

丈夫:你又瞎说什么?

妻子:神经过敏,我这不开玩笑吗?你整天到底和谁生这么大气?

丈夫:还能有谁?不是高高在上摆官架子的,就是小人得忘翘尾巴的,还有那挣钱成了大款的,一闭上眼就见他们一个个嘲笑我,戏弄我,得意什么?

妻子:你看,你看,你满脑子不是和这个打,就是和那个斗,能不失眠吗?

丈夫:(自语)你的职位不是在我前面吗?可还是科级,这会儿机关分配,我看你还神气?

妻子:这又跟谁?你不行别人也跟你受罪!

丈夫:不,不。这回好了,大师为我治病,现在我要过我的好日子了。

妻子:气功能治病不假,象这样几千里外发功,听后就能治病?我看是瞎子掰苞米——白费劲。

丈夫:无知。无知了吧。气功是一项既神秘又灵验的世纪疗法。有一回,这位大师发功隔离远洋用电话给外国的,总统夫人当场就睡着了,几天几夜都没醒。

妻子:真的?

丈夫:那可不,不仅如此,因为功力发送到宇宙。和大气贯通一体,使当地的气流受到了影响,愣是下了三天三夜的暴雨。

妻子:这是中央电视台报导的?

丈夫:嗯!我从小报里看到的。

妻子:闲着正事不干,净看那些流言蜚语的传闻,不可信。

丈夫:唉!告诉你吧,给我治病的这位大师,功力都不敢发足了,如果太足,高能上天,低能钻地,就连这电话都能捣鼓碎。

妻子:(害怕地)哎哟,我看你是中邪了吧!

丈夫:不许胡说!我现在绝对相信气功,如果破坏了我的意念,接不好功,找你算账。现在我要入静准备接功。

妻子:哼!你如果真能入静,病早就全没了。

丈夫:我怎么不能入静?你看看,头放松、肩放平,四肢舒缓,脉络通……怎么样?

妻子:可你把入静最关键的部分忘了,心如镜,意念清,排除杂念,精神集中。你那脑子里净想些乌七八糟的,根本入不了静,接功也白搭。

丈夫:你别来丧门我,我怎么入不了静?不信咱试试。

妻子:好,不管这气功是真是假,只要能给你治好病,让我叫你声爹……不,叫声爷,爷都行。

丈夫:哎,这还差不多……(突然地)唔,我已经感觉到大师就要发功了……

妻子:那就赶快入静吧。

丈夫:好,入静,马上入静。【妻子搬椅子让丈夫坐好。丈夫脖子僵硬,瞪着眼直喘气。妻子悄悄观察。

丈夫:(捶腿晃头,命令自己)安静!安静!(腿神经质地,个劲儿晃动,急用双手按住)这是怎么回事儿?

妻子:嘿!你这样怎么能行!眼闭上不要想任何事……就像婴儿那样,吃饱了奶就会甜甜地入睡。

丈夫:什么?让我当婴儿,我做不到。

妻子:咱们试试。(顺手从桌上拿起奶嘴和摇铃)来,把孩子的奶嘴咬住……

丈夫:让我奶嘴,你这是干什么?

妻子:体会体会什么都不要想……好,就这样……(摇铃)就这样……【丈夫吃住奶嘴,晃动身体……】

妻子:好,保持住感觉,(唱催眠曲)就这样……就这样……准备接功……

丈夫:(突然猛攻大腿,跃而起)呸!姓王的你有什么了不起?

妻子:(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哎哟,你要干什么?)

丈夫:你说他小王凭什么职称可以上去,我就不行?

妻子:你看你看,好容易帮你入了静,又想起这茬儿来了?

丈夫:这事想不通我没法入静。机关的那些老帮子职称上去咱没话说,可他小王凭什么能上去?一次还要和我竞争上!

妻子:人家王科长有魄力。知识,懂管理。

丈夫:拉倒吧!当初考电大那会儿,哪天不是低三下四,来请教我?

妻子:你要冷静点,谁叫你吊儿郎当的上不了两年就跑了,人家小王好歹熬下四年毕了业,评职称赶上去了。

丈夫:这怨我,这能怨我?

妻子:不怨你,怨谁?

丈夫:那后来学着学着,文凭不是又不吃香了吗?

妻子:不吃香就不上了,还挺实用主义。喝点什么?茶还是牛奶?

丈夫:牛奶加咖啡,实用主义,说得对,如今谁不实用?,加班加点还给个加班费呢,上学?有时间还不如搞个第二职业。

妻子:什么第二职业,钻钱眼儿。(递咖啡)

丈夫:没钱能整天喝这个,喝那个?(电话铃响)

妻子:肯定是你的

丈夫:你接,要是找我,就说不在家。

妻子:(匆忙间接电话)他说他不在家……不不,我说他不在家。什么……有急事,九点去单位开会……

丈夫:不去,我有病开什么会?把电话挂了,别耽误我接功!

妻子:好,我转告他,再见!(对丈夫)他说……

丈夫:(捂住耳朵)不听不听,没好事!

妻子:他说宣布科里的任职名单……(放电话)

丈夫:宣布任职名单?(夺过电话)喂,喂……

妻子:早就挂断了。

丈夫:(自言自语)宣布任职名单?哈哈……总算有我的出头之日了……哈哈……(两只胳膊乍起,浑身瘫软,东倒西歪,像入了魔境)

妻子:听说气功能走火入魔,这还没接功就起作用了?

丈夫:你别瞎说,你以为我疯了?傻了?哈哈,我这是高兴。这回你可以跟着我沾光享福了,宣布我的任职资格,我一定干出点样子给他们看看。

妻子:什么,你跟王科长不是两人竞选一个吗?

丈夫:是啊,不把他挤下去,我能这么高兴吗?

妻子:你把他挤下去了?

丈夫:这怪他自己,当初我倒霉就倒霉在他手里了,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得势了……我也不是省油的灯。

妻子:那你……

丈夫:哈哈……这次组织上来考察干部,我狠狠地奏了他一本。

妻子:啊,你告了他?

丈夫:什么叫告?这叫揭发!

妻子:有什么根据?

丈夫:多了,不正之风,以权谋私,追名逐利,为政不清,最可气的是他嫉贤妒能,哪一条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。

妻子:你说的是王科长?

丈夫:(急纠正)小王……

妻子:小王……科长。

丈夫:以后你少喊“王科长、王科长”的我一听浑身就麻酥酥的。

妻子:好,叫小王、小王行了吧。说人家追名追利?我看你才是随波逐流,急功近利,吃年糕都赶不上块热的;说人家小王嫉贤妒能“我看你才是武大郎开店——高个子别进来”呢。

丈夫:好啊,我说你假惺惺四帮我入静,还真说对了!别人家的妻子都盼看自己的丈夫有能耐,可你偏偏胳膊往外拐,我看你对小王好像有那么点……

妻子:对,人家小王是光明磊落走正道,不像你谗言陷害高诬告。

丈夫:(痛苦地)要早知道这样,当初你就应该和他结婚!

妻子:你是越来越找不到自己了。

丈夫:我怎么找不到自己了?

妻子:只有你能找到自己,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,才入静。【电话铃声响,丈夫又止。】

妻子“这回可真是气功大功了,你倒是去接啊。”

丈夫:又上前欲接又我……我……

妻子:你不敢接了,对不对告人家的那些罪名。对照你自己,怎么能入静?又怎么敢接功内室。

丈夫:疯狂地抓住头发,我要入静……我要入静啊……让我入静……我入静吧!(躺坐在地上)。【电话铃声不断响起,由弱变强……】

        ——剧终

作者:刘元鸣

上一篇:2015搞笑段子